法律咨询电话:13631509720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知识 > 非诉专项 > 深圳市海拓进出口贸易公司诉深圳市安徽实业
深圳市海拓进出口贸易公司诉深圳市安徽实业总公司承包经营合同纠纷案辨析

来源:尹艳荣律师网作者:汪腾锋律师时间:2016-12-28

(广东知明律师事务所汪腾锋主任律师受托代理原审被告、上诉人:深圳市安徽实业总公司)

一、案件回放

 

1993年8月19日,深圳市海拓进出口贸易公司(原审原告)与深圳市安徽实业总公司(原审被告)签订了《承包经营合同》。合同约定原告把属下的雅丽大酒店4——6层和酒店大堂共2235平方米的经营场地发包给被告,经营期从1993年9月1日起至1998年8月31日,《承包经营合同》第二十条明确规定约定的有关水、电、热气费用、电话费及大厦管理费等费用由双方另行签订补充协议,合同签订后,双方对上述费用的分担问题并未签订补充协议。承包初期,原、被告双方相互配合,求同存异,合作较好。但自1994年8月,双方因酒店管理和费用分摊而产生纠纷,被告从当月起,停止向原告缴纳承包金和其他费用。双方经过多次协商,意见不能统一,原告于同年底,向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起诉。本案于1995年3月10日进行第一次开庭审理,双方就终止承包合同达成共识,但就承包金和费用分摊上仍存较大分歧。3月12日,双方达成了终止合同后被告人员的疏散安置事宜。同年5月31日,应原、被告双方当事人之约,由罗湖法院主持再次调解,原、被告双方协商同意于6月1日起开始清点财产,移交场地,被告正式把承包场所移交给原告。由于原、被告对承包期间承包金和其他各项费用的分摊各持己见,分歧较大,罗湖区法院委托深圳市公平会计事务所作专项审计。审计结果确认被告应分摊的其他费用人民币445316.04元,港币48582.72元。1995年9月27日罗湖区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判决书[(1994)深罗法经字第523号]载: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签订的《承包经营合同》,为有效合同,受法律保护。在合同履行期间,由于被告不恪守合同的约定,致双方发生纠纷而停止向原告缴纳承包金,已违约在先,根据合同第八条的约定,原告有权终止合同。被告应负全部违约责任。------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百一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合同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款,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第一、原、被告签订之《承包经营合同》予以解除。

第二、被告从1994年8月1日起至1995年5月31日共拖欠原告承包金人民币908333.3元,违约金人民币138066.66元;拖欠各项费用人民币445316.04元,港币48582.72元。

第三、本案诉讼费人民币13010元由被告承担。”

被告不服提起上诉。

 

二、案件结果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作出终审判决[民事判决书(1996)深中法经一终字第360号]:

“一、维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1994)深罗法经字第523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之判决。

二、变更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1994)深罗法经字第523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之判决为上诉人应支付1994年8月1日至1995年5月31日的承包金人民币908333.36元,及滞纳金人民币82946元,水、电、热气费用及大厦管理费用人民币333987.03元,港币36437.04元。

三、撤销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1994)深罗法经字第523号民事判决书第三项之判决。

本案一、二审诉讼费合计人民币26020元,由上诉人承担18214元,被上诉人承担7806元。”

 

三、案件辩析

 

本案的起因和焦点是双方对大厦水、电、热气费用、电话费及大厦管理费等费用如何分担的问题,因为在原《承包经营合同》没有具体约定,承包后没法商定,造成被告拒交承包费而成讼。案件受理后双方仍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罗湖区法院依据会计事务所专项审计结论直接判决。汪腾锋主任律师根据法律事实,凭借其所掌握的法律知识和财会专业知识,对一审费用分担不合理的判决进行有力的反驳,上诉代理意见指出:“原告违约在先并多处违约,给我方造成严重经济损失,合同第二十条明确规定应订立补充协议处理各项费用的承担问题,但我方拟好协议请原告海拓签字时,原告却说:‘费用涉及到大厦的其他住户,不好我们两家单独签订。’正因此致使责任不明,其多家用水,用电话等各项公摊费用却迫使我方一家被扣划、收交。而各家的承包费却为原告一家独享。由于原告方人为的管理混乱造成我方经营期间受到较大的经济损失,额外负担各项费用分别是发电费5.7万元,水费5.49万元,电话费11.18万元,维修费和设备费15.5万元,排污费1.28万元等合计39.1万元。” 代理意见还指出一审判决违约金计算不合理。

汪腾锋主任律师的意见得到二审判决的支持,二审判决不采纳会计事务所专项审计结论,提出“费用按双方实际占用的楼层比例分担”。二审判决书载:“承包经营合同第二十条明确规定约定的有关水、电、热气费用、电话费及大厦管理费等费用由双方另行签订补充协议,合同签订后,双方对上述费用的分担问题并未签订补充协议,对此双方均有责任,由此而产生的费用按双方实际占用的楼层比例分担。原审判决主要事实清楚,但处理结果中有部分数字计算欠妥,应予以纠正。” 二审判决结果被告方应承担水、电、热气费用及大厦管理费用从人民币445316.04元、港币48582.72元降为人民币333987.03元、港币36437.04元,承包违约金从人民币138066.66元降为人民币82946元,二审判决为委托人减少支出人民币166449元、港币55120元。二审诉讼费13010元判决被上诉人承担7806元,可证原审被告的上诉获得大部分的支持。

汪腾锋主任律师代理原审被告深圳市安徽实业总公司是安徽省政府在深窗口公司,属政府大型国企,对方属深圳市政府下属国企,双方均具政府背景和较强经济实力。本案纠纷双方庭外博弈争斗矛盾激化、剑拔弩张,难分胜负,终于走上法庭。本案终审判决厘清双方责任,给予原审被告一个公平的说法,判予一个合理的负担,终于使激烈纷争回归理性的终结。


分享到:
微信咨询律师

用手机扫描上方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微信号:

caiyun0670

关注律师微信进行咨询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