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电话:13631509720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知识 > 行政诉讼 > 【皇牌】汪腾锋律师“海上皇宫”违法行政纠
【皇牌】汪腾锋律师“海上皇宫”违法行政纠纷诉讼案代理词

来源:汪腾锋刑事案件诉讼网作者:汪腾锋律师时间:2016-12-28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作者 景页 浏览 623 发布时间 2014-07-15 分享到:飞信 QQ空间 微博 腾讯微博 更多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海上皇宫”主体浮岛(2010年) 一、案件背景 深圳市龙岗区的南澳东山湾,长久以来都是当地渔民的养殖区,许多渔民世代都在这片宁静的海湾上构筑渔排和宿舍,供生产及生活之用。2011年前后,震惊全国深圳“海上皇宫”,指的就是漂浮东山湾之上的海上浮岛。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海上皇宫”原状(2009年)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海上皇宫”主体原状 早在2003年,企业家郭奎章在传统鱼排基础上创新,开始建筑规模比较大的海上浮岛(后被媒体冠名“海上皇宫”)。由于海上浮岛属新鲜事物,一时半刻没有任何单位愿意为其颁发海域使用权证。到了2008年1月,原龙岗区农林渔业局(以下简称海洋局)对“海上皇宫”方面处以71.1万元的罚款,并责令其限期恢复海域原状。但在“海上皇宫”方面的积极争取下,时任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局长李珠江本着鼓励创新的精神,给“海上皇宫”作出批示,指定龙岗大队撤案。但“海上皇宫”方面基于对原龙岗区海洋局的敬畏,还是选择支付了罚款。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海上皇宫”方面与南澳方面的开发协议 2010年1月13号,部分深圳媒体发布这个海上浮岛“违法”使用海域的相关报道,并将该浮岛命名为“海上皇宫”,随即引发全国关注,一时间各路记者聚集东山湾,大有炸平“海上皇宫”之势。在舆论媒体的“官商勾结”的论调下,“海上皇宫”于5月13号被拆解成了三大块,并拖离了原来的海域,但任其漂浮在东山湾的海面之上,等待整改。经过“海上皇宫”方面的积极整改,同年12月26日,原龙岗区海洋局为整改后的“海上皇宫”颁发了《养殖登记证》及休闲垂钓的许可批复。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被拆分成3大块,准备接受原龙岗区海洋局全面整改的“海上皇宫”(2010年)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将“海上皇宫”浮岛改建为养殖、垂钓渔排的整改方案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原龙岗区海洋局向“海上皇宫”方面下发的养殖垂钓证明批复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原龙岗区海洋局向“海上皇宫”方面下发的养殖证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全面整改后的“海上皇宫”及其四周增设的养殖渔排 【皇牌】汪腾锋律师“海上皇宫”违法行政纠纷诉讼案代理词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原龙岗区海洋局撤销“海上皇宫”养殖证的决定书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原龙岗区海洋局组织力量强拆“海上皇宫”场景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被强拆中的“海上皇宫”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南方日报》对“海上皇宫”遭到强拆的新闻报道 而早在此前的3月28日,“海上皇宫”方面就已经状告原龙岗区海洋局出尔反尔、违法程序的行政处罚行为。 4月20日,龙岗区法院决定依法受理“海上皇宫”方面提起的行政诉讼请求。而原龙岗区海洋局也在彻底拆除了浮岛中庭部分的主体建筑后,停止了相关的拆除工作。随后,原告“海上皇宫”方面委托广东知明律师事务所汪腾锋律师代理此案。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6月21日,“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首次开庭时的情形 二、庭审激辩 该案于2011年6月21日,在龙岗区人民法院第4审判庭进行了首次开庭审理。庭审中,汪腾锋律师在其辩护词主要阐述了以下几个观点: 1、原告取得“养殖登记证”后在指定海域养殖(垂钓)完全合法。首先,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是负责发放养殖许可证件的法定权威机关,且养殖许可证件一经取得就当然拥有合法使用相关指定海(水)域养殖的权力,无任何法律规定还要另行取得单独的“海域使用权凭证”为前置条件。龙岗区经济发展促进局(即原龙岗区海洋局)所谓的“原告未合法取得海域使用权”一说,纯属违法无理。其次,近三十年来龙岗区渔政部门实际监管辖区内海域养殖业,也是只发放养殖登记证,但却并无以取得海域使用证为前置条件。 2、将豪华渔排诬指为“违法建筑”并不合理,其仇富嫉妒的私欲不应该得到法律的支持。原告的渔排确实也豪华,但这并不能否定它具有本质上的渔排属性和功能,并不丧失其养殖、垂钓功能。其次,原告养殖、垂钓渔排常有宾客前往观赏并不违法,我国法律也没有任何法律规定谁家渔排是禁止宾客到访观赏的。最后,原告豪华渔排上并无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情形出现,只是存在观赏聚会的现象,在没有“法律”划归其性质前,“海上皇宫”不应该认定为“违法建筑”。 3、撤销养殖登记证和垂钓许可批复乃“违法行政”,而非“自我纠错”。龙岗区经济发展促进局先是同意原告将整改后的渔排进行养殖和休闲垂钓经营和养殖、休闲垂钓事项,并于2010年12月发放《养殖登记证》,许可原告合法经营。但3个月后,又因媒体报道的负面影响而公然违反法定程序,撤销原告已合法取得的养殖、垂钓等证明的批复,并强行收回《养殖登记证》,严重违反了我国《行政许可法》的规定,剥夺了原告所应有的申辩、陈述等权利。这显然只能是一种新的行政违法行为。即使为了“自我纠正之前的发证错误”,也不能重新违反国家法定的程序规定违法执法,再犯新错。 4、将强制拆除实为新的违法处罚,而非恢复旧的处罚措施。龙岗区经济发展促进局虽然辩称其对“海上皇宫”的强制拆除是依据旧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而采取的合法强制措施。但这显然违背了事实违反了法律规定。实际上,旧的行政处罚已经由龙岗区人民法院裁定执行终结。所以,龙岗区经济发展促进局并无申请恢复“强制拆除”的司法执行,只是自己武断强拆,且无法律无据。 (关于“海上皇宫案”代理词的详情内容,请浏览本网《 汪腾锋律师“海上皇宫”违法行政纠纷诉讼案代理词 》一文)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庭审中的汪腾锋律师(右) 随后,龙岗区经济发展促进局的代理律师也不甘示弱,同样提出了尖锐反驳,双方律师就案件当中的很多细节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让现场的记者听得几乎屏蔽了呼吸。最终,汪腾锋律师通过不懈努力,成功地为“海上皇宫”的存活找到了强大的法理和情理支持。不仅征服了法官,也征服了现场采访的新闻记者,将案件的社会舆论形势逐渐向有利的方向扭转。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首次开庭后,汪腾锋律师接受广东电视台《今日关注》栏目的新闻采访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深圳商报》对“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庭审情形的新闻报道 休庭两天后,双方又在6月24日在法院组织了第二次开庭。庭审前,汪腾锋律师化被动为主动,就强拆行动对原告所造成的利益损失要求龙岗区经济促进局给予行政赔偿,总额为3000万元。这一次,汪腾锋律师再次展现了他精湛的法庭辩论技艺,将情理、道理、法理三者有机地融于一体,创造性发挥其在诉讼艺术方面卓越天赋,在完美地守住了、甚至扩大了其第一次庭审所取得的战果。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6月24日第二次开庭中的汪腾锋律师及“海上皇宫”所有人郭奎章先生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第二次开庭后,汪腾锋律师接受《新华社》的新闻采访 三、庭下博弈 庭审的争论刚刚结束,庭下的较量也随之开始。考虑到龙岗区经济发展促进局在此次诉讼中所面临的不理情形,市、区两级法院曾于2011年底特派市中院某副院长约见了汪腾锋律师,就“海上皇宫”一案是否存在和解的可能与汪腾锋律师进行了深入的交谈。尽管双方已经就案件中的某些问题达成了一致的看法,但汪腾锋律师还是明显感觉到,政府方面是仍宁可采用取“拖”字诀,也不愿意作出让步。虽然汪腾锋律师也深感法院在案件之中的两难处境,但汪腾锋律师始终认为:既然当今的现状是原龙岗区海洋局的一错再错而造成,那也就没有任何的理由让原告方再吃哑巴亏。无奈之下,法院只能将案件搁置下去,迟迟不作出判决。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2012年5月。原深圳市海洋局局长何永志调任大鹏新区管委会主任。为了顺应大鹏新区发展,经过市领导慎重讨论,决定对大鹏新区的战略定位进行调整,从打造为“世界级滨海生态旅游度假区”,而南澳东山湾海域也被重新规划为高端旅游区。 于是,在新任管委会主任的开明领导和坦诚相待下,经法院协调,龙岗区经济发展促进局与“海上皇宫”方面于2012年5月达成和解——搁置争议、维持现状,继续让“海上皇宫”漂浮在东山湾之上,待此事的负面影响平息后,再结合大鹏新区的战略定位寻求新的发展。同时,要求“海上皇宫”方面沉默低调,以免再次招致舆论非议。于是,“海上皇宫”方面也在5月底正式向法院撤诉,并放弃对浮岛部分被拆的3000万赔偿诉求。至此,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在汪腾锋律师的据理力争下,暂时告一段落。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海上皇宫”案原告撤诉裁定书原件 如今,“海上皇宫”浮岛的主体部分仍漂浮在东山湾,但由于之前的“名气”,这个曾经荒废的浮岛又慢慢的吸引不少游人慕名前来“参观拜访”,成为了众多游客的必去景点。东山湾附近的渔民便靠此谋利,在“海上皇宫”浮岛的周围建立其各种各样的海鲜渔排,而岸边村民们的餐饮业及旅游业也因此渐渐兴旺起来,共同在东山湾的海上形成了一条独特的产业链。据附近村民民介绍,现在大部分游客来南澳旅游,都会遵从这样一条线路:早上抵达南澳,然后直接前往东山湾码头,出海看“海上皇宫”并拍照留念,顺便在附近鱼排用午餐,然后再前往附近的杨梅坑海滩游泳。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正在东山湾旁登高眺望“海上皇宫”的游客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俯视“海上皇宫”全景(2012年) 四、案件后感 “虽然由于双方达成妥协,以和解收场,看似双赢,实则两败俱伤。”数年后,汪腾锋律师在重新回忆起这场惊动全国的行政诉讼案例时,仍然颇有感触。 首先。在案件中,政府方面暴露出诸多问题,譬如:法条僵化、立场动摇、执法粗暴、法外干涉等等,以致“皇宫”被拆之后,依然不能平息民愤,反而招致更多民众的口诛笔罚,政府的公信力也受到一定损害。但是,有关领导在此案中也表现出了足够的远见和担当,毕竟,政府方在处理整个事件时,接受了不同的声音,没有绝对蛮横地坚持强拆和错判,以维护政府的名声和形象,故而“海上皇宫”才能得以长期保留,为其后续的发展,赢得了生机。 同时,作为“海上皇宫”的主人,郭奎章虽然在商场上叱咤风雨,但若轻视当中的法律风险,后果仍十分可怕。在此案中,郭奎章本人也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一座美仑美奂的人间仙岛,被拆成了眼前的荒岛,财富被毁,胜景不再,令人叹息。但是,他灵光一闪创造出的艺术杰作——“海上皇宫”,却在用海模式上,对国家具有开创性的启示意义。 最后,我们也应看到此案积极的意义,一方面,由于“海上皇宫”的出现和巨大的影响,促进了法律的进步和完善,促成了《深圳市海上构筑物登记暂行办法》的顺利出台。另一方面,汪腾锋律师的仗义执言,让政府部门意识到其在执法程序中不当行为,使得“海上皇宫”这一新鲜事物,从绝境之中赢得生机,最终得以保全。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劫后余生的“海上皇宫”(2012年底) 五、后记 据深圳晚报消息:2014年06月,时任龙岗区副区长、现任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的傅新江同志,在出席福田区“法治思维与依法行政”主题言讲中,便从其自身担任龙岗区副区长时备受关注的“海上皇宫案”入手,深入浅出地讲解了法治思维的内涵:“政府守法,依法行政!”同时,傅新江同志以其自身的执政实践经验告诫会场的各级领导干部“不断提醒自己,用法治方式解决问题。” 由此可见,“海上皇宫案”远远不仅是一起行政诉讼案例,其背后案例给人们带来的法律启示,和对中国法治社会建设的推动作用,远远不可估量的。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一名游客租用附近村民的水上摩托,近距离地观摩“海上皇宫”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皇牌】“海上皇宫”行政诉讼案 国外工程师设计的浮岛建筑
分享到:
微信咨询律师

用手机扫描上方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微信号:

caiyun0670

关注律师微信进行咨询 !

返回顶部